转头,林涛淡淡的瞥了一眼这个一身阿玛尼名牌西装的黄栋。

没有多说,林涛直接对苏勤勤的提议表示感谢,并十分客气的拒绝。

“为什么?”

听着苏勤勤那不解的询问,林涛嘴角微微上扬,一脸淳朴道:“我可以做给任何人当司机,唯独不能给当司机。”

苏勤勤眉毛微微挑动。

她在品味林涛这话背后的深意。

短短数秒后,她猜到了。

她笑了!

笑容中,夹杂着几分鄙夷:“以为在我面前还有所谓男人的骄傲与尊严?”

都混到这穷困潦倒的破落份上了,还有什么尊严可言?

轻笑摇头,苏勤勤直接低头从手包中掏出一张银行卡,在林涛面前晃了晃:“三万一个月,希望别贪得无厌!”

说罢,苏勤勤直接把银行卡塞在林涛手中。

白裙萌妹邀你一起去乡下度假

可是让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是,林涛反手拒绝了银行卡。

“很抱歉!”

“……”

苏勤勤嘴巴张了张,随即俏脸顿时阴沉了下来:“林涛,小子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,以为我愿意帮帮,就能随意在我面前勒索敲诈了是不是?”

冷哼一声,看着不为所动林涛,苏勤勤满面鄙夷道:“我告诉,我很有钱,我的公司一年轻松盈利上亿,但是要是认为借着以前关系把我当成取之不尽的小金库,那我告诉,找错人了。”

“真误会了!”

林涛叹息一声,一脸无奈道。

可他不说还好,他这一开口,顿时让苏勤勤面若寒霜:“就三万一个月,小子别给脸不要脸!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我来吧!”

这时,一身阿玛尼西装的黄栋摆了摆手,示意苏勤勤别生气。

身材挺拔的黄栋径直来到林涛身前,居高临下道:“别三万,就一万一个月,明天上午八点准时去青龙大厦前台报道,记住,我黄栋现在不是在和商量,而是命令,不去,也得去,明白吗?”

“不明白!”林涛摇了摇头,一脸认真道。

黄栋闻言,也并不生气,而是宛如好哥们一般,伸手拍了拍林涛的肩膀:“在这江林市,我黄栋算不上什么大人物,但是玩死一个打工仔易如反掌,明白吗?”

“还是不明白!”

黄栋点了点头。

他明白了,眼前这小子是在逗他玩那!

一念至此,拍打着林涛肩膀上的右手,登时直至轰砸向林涛的太阳穴。

这一下,苏勤勤看的忍不住出声惊呼:“黄栋!”

黄栋可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宅男。

他可是正宗的跆拳道黑带高手,甚至于还练习过专业泰拳。

哪怕林涛当兵十年又如何?

真要是能打,怎么不去当富商保镖,而是混成了一个大堂保安?

可下一秒,她就呆住了!

不仅她呆住了!

黄栋也呆住了!

林涛的右手不知何时,险之又险,在黄栋拳头贴在耳边之时,轻松的捏住了黄栋的手腕。

没有人看到林涛是怎么做的。

但实际上是,林涛根本就没有躲避,就这么挡住了黄栋致命一击。

“想杀我?”

此刻,原本懒洋洋的林涛,刹那之间,宛如脱胎换骨一般。

整个人的精气神,一时间让黄栋莫名的感觉到了一股危险。

继而,是愤怒。

“杀?特么也配?”

黄栋本意当然不会是杀人,只是吓唬吓唬眼前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只要他快速躲闪,加之自己收力,应该不会造成太过严重的后果。

可是,自己一招竟然被挡住了。

而且,手臂还被对方死死捏住!

这让原本准备好好在苏勤勤面前表现一番的黄栋勃然大怒。

满面残酷的狞笑道:“小子,可以啊,有两下子,今晚,江林市人民医院贵宾ICU,老子替提前预定一间。”

说着,带着破风声,黄栋的膝盖狠狠撞向林涛的腹部。

这是泰拳招式!

出其不意攻其不备。

可就当他话音落下,狞笑越盛之时。

黄栋却看到面前的林涛止不住的微微摇头:“找死,也没这找死的!”

咔嚓!

伴随着刺耳的骨裂声,被林涛轻松捏住的黄栋右臂,不见林涛如何用力,却弯曲呈现出一个诡异的角度。

至于膝顶?

一股钻心剧痛,已经让黄栋整个人大脑陷入了空白、卡滞。

哪还顾得上攻击林涛。

直到足足数秒之后,剧痛猛烈冲击的大脑神经,终于开始反应了过来。

黄栋嘴巴张了张,想要用惨叫释放痛苦,却根本张不开嘴。

黄豆大的汗珠,一颗颗从苍白的脸上滚落。

至于一旁的苏勤勤,此时已经完全傻眼了。

她怎么也不会想到,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。

“我,我……我的,胳膊……啊……”

随着林涛松手,轻轻一推,黄栋一边想要控制呈现诡异角度折断的右手,一边,又被剧烈的刺痛,刺激的忍不住痛呼连连。

一时间,马路上过往行人,忍不住纷纷侧目。

而当看清黄栋的胳膊后,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“完蛋了,完蛋了,我要让坐一辈子牢!”

苏勤勤恶狠狠的冲林涛底喝一声,连忙蹲下来,看望竭力压制胳膊剧痛的黄栋:“没事的,我打120,忍一下,马上就好……”

“别……啊,别打120!”

苏勤勤颤抖的拿着手机,看着一脸因剧痛面部表情已经开始抽搐的黄栋。

她不太明白,这个时候不打120干什么?

“用我手机,给我孙叔打电话。”

半响,黄栋总算在剧烈的疼痛中,断断续续给出了苏勤勤一句完整的话。

说罢,黄栋抬起头,目光之中闪烁着疯狂的怨恨与杀意:“特么完蛋了,我要杀了,我要让我孙叔杀全家!”

“杀我全家?”

林涛嘴角扯了扯。

随即,上前一步!

咔嚓!

在苏勤勤惊骇绝伦的目光之中,他眼睁睁看着林涛用他那脏兮兮的皮鞋,踩在黄栋的脚腕上,轻轻拧动。

然后,脚踝变形。

“……”

“放心,我不会走的!”

林涛耸耸肩,一本正经的对苏勤勤说道。

到了这份上,他自然不会轻易离开,不说目击者,周围监控摄像头一大堆,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,还不如留在这里等警察来把事情说清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