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命关的能力是火怒金莲,是业火附着在金莲上四处飞旋,形成大范围的杀伤力;第二命关的能力刚好相反,是利用水莲,爆发出至强力量。只不过前者附着了业火,后者融合了自己的冰封能力和天吴的御水能力。

尽管只是溢出的一小部分能量,造成的伤害依然令陆州感到意外。

水莲风暴所到之处,树木尽断。

无尽的寒意掠过林间的花花草草,掠走了大自然盎然的生机。

有的时候陆州也感到奇怪,这地方终年不见日光,无法进行光合作用,这些花草树木是怎么保持茂盛的?

大千世界,充满未知。

陆州不禁摇了摇头,自己又不是探险家,科学家,探讨这些作甚?

……

魔天阁众人部手持星盘,挡着水莲风暴。

好在这只是能量溢出,所带来的力量,并不致命。

多数只是被击退了数十米,便停了下来。

水莲风暴的爆发,只持续了一小会儿,渐渐停歇平静了下来,直至彻底消失。

气质美女飘逸长发优雅长裙漫步林间唯美写真图片

丛林间恢复安静。

准确来说,树林都成了树桩。

颜真洛和陆离收起星盘。

孔文四兄弟从远处掠来。

接着便是于正海,虞上戎,明世因以及小鸢儿和海螺。

“师父又在干什么?”小鸢儿嘀咕道。

众人回过头看了一眼小鸢儿的形象,除了略显狼狈以外,其他倒是都很正常。

于正海说道:“都没事吧?”

“没事。”

“就是太突然了。”孔文尴尬地道。

“以后习惯就好……再给你一个忠告,阁主修炼的时候,无论你有多好奇,都不要靠近。”颜真洛说道。

孔文点头。

自入魔天阁以来,如果不是颜真洛告诉自己阁内的各种潜规则,只怕早就被揍得鼻青脸肿,下不了床。譬如不要招惹两大小祖宗。

没有得到陆州的命令,他们不敢靠近。

陆州观察了下丹田气海的情况,已经恢复正常,修为上可以说是得到巨大飞跃。

又看了下面板上两大数字的变化——

剩余寿命:4096862天(11224年)

“没有缩减寿命?”

开启第十二命格增寿五百年,过命关不增上限,开十一叶和十三命格增寿三千年,共计六千五百年。正常的开启命格需要先消耗三千年寿命。使用天魂珠的方式? 不仅不需要消耗,直接开了两命格,外加一叶一命关? 跳了四个段位。

这个提升? 只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。

不过话说回来。

镇寿墟流转折损了十年之多? 对比以前而言,这个速度不算变态。

“都过来吧。”陆州传音。

魔天阁众人纷纷赶来。

“拜见阁主。”

“拜见师父。”

陆州转身。

目光掠过众人。

能明显感觉出他们的实力和修为比以前强了不少。

陆州看向陆离说道:“蓝水晶效果如何?”

陆离回答道:

“刚采摘的蓝水晶,太虚气息浓郁? 在它的帮助下? 命宫延展了许多。好在有镇寿墟的帮忙,要不了多久,就能开下一命格了。”

“恭喜了。”颜真洛说道。

其他人也纷纷恭喜。

陆州点了下头? 负手道:“报上你们的修为。”

颜真洛先道:“侥幸七命格。”

陆离:“五命格。”

孔文挠挠头:“刚? 刚到五命格……”

孔武? 张前和张老四三人都是四命格。

弱是弱了点? 但好在他们经常混迹未知之地? 善于生存? 这项能力,掩盖了他们修为不足的缺点。

于正海不由提高了声音:“八命格。“

也在情理之中。

他在陆吾的冰封能力下度过的第一命关,过了命关之后,第七第八命格相对容易,等于是回到了第一命格的难度。在镇寿墟百倍流转速度下? 耗费十年寿命? 并不意外。

“十一叶。”虞上戎说道。

众人面面相觑。

这个叶数? 等于是原地踏步。

他们都知道虞上戎走的是不同寻常的修行之道。

这么久过去? 还是十一叶,有点说不过去了。

“遇到瓶颈了?”陆州问道。

虞上戎倒是很坦然,说道:“不算瓶颈? 近期应该有所突破。”

陆离疑惑说道:“按照这个方法下去,下一境界极有可能是十二叶。人类修行者,最多只能开十二叶,那岂不是到顶了?”

“最多十二叶?”

“只是一个理论上的说法,分别位于十二命格,二十四命格的位置开叶。二先生这种直接跳过命格,开叶的修行之道,前所未见。”陆离说道。

这就注定了,没有经验可以参考。

“那三十六命格之后不开叶了?”

“应该没了,不过,从来没人见过三十六命格齐开的修行者。古籍里记载的也没有。”孔文说道。

“至尊也没三十六命格?”这次轮到海螺好奇了起来。

“进阶至尊之法,我们这种修为哪里知道,这恐怕得问阁主了。”孔文看向陆州。

众人纷纷看了过去。

“……”

陆州面色如常道,声音低沉,略带训斥之意,“莫要好高骛远。”

众人不敢问了。

“船到桥头自然直在,路是人走出来的,我相信二师兄。”明世因说道。

虞上戎点点头露出自信的微笑说道:“多谢各位宽慰,与常规的修行相比,我更喜欢现在的方式。长路漫漫,太过安逸,只会麻痹我的剑。”

“……”

这时,端木生提着霸王枪道:“我,我应该有三四命格。”

他虽然还没开叶,也在努力吸收命格,但实际战力不弱于三四命格。

也符合常理。

陆州看向明世因。

明世因说道:“徒儿愚笨,刚四命格。”

“四师兄,不止吧?你刚得到天启之柱的认可。”小鸢儿说道。

虞上戎笑道: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四师弟的修为不弱于七命格。”

众人一惊。

额……明世因尴尬地看了一眼虞上戎,二师兄,人艰不拆啊!

早试出来了,还拿人家练手!

陆州说道:“七命格?”

明世因挤出笑脸道:”还真是什么都瞒不住师父。”

小鸢儿向前一跳,说道:“师父,我二命格!我离二师兄又近了一步,五年内,我一定会超过二师兄的。”

这个五年说的是自然时间,而非镇寿墟中折损的寿命时间。

虞上戎微微笑道:“有志者,事竟成。九师妹以我为目标,我心甚慰。”

于正海:“……”

“九师妹,你可不要被一件破衣服迷失的方向,你带金莲修行,与无金莲修行是为两路,可不能乱来。”于正海说道。

小鸢儿挠挠头嘀咕道:“好像大师兄说的也有道理……”

陆州道:“行了。海螺?”

海螺欠身道:“师父,我和九师姐一样,刚入二命格,但用的时间更长一些。”

她和小鸢儿经常在一起,很清楚彼此的修行进度。

都是二命格,却天差地别,而且这种差距,随着时间的推移,会越来越明显。

陆州看着海螺说道:“你本来自未知之地,但现在看来,或许另有归宿。”

这段时间海螺也想得很清楚,身世这种事,着急不得,倒不如顺其自然。起初她还以为,她便在未知之地出生,现在看来,这么恶劣的环境,有点不太可能。

这时,陆吾巨大的头颅从上方压了下来,说道:“有人类靠近。”

众人转头看向陆吾。

“谁?”

“未知之地这么大,知道我们在这里的,除了他还能有谁?”明世因说道。

“赵昱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