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希望大家以后也能有他这样的细心,有时候丢分就是在不经意间的,大家需要注意。”

数学老师讲完课程后马不停蹄的离开,因为别的班还有课程需要他,杨天凡却一反常态的拒绝了好友的邀请,一个人趴在桌子上郁闷。

于是一对同桌,两个人都趴着,看上去就像是小情侣似的,然后就有人盯上了唐小涵。

樊利梅从今天唐小涵搬到杨天凡身边做同桌之后,就开始不开心起来,没想到上次指证唐小涵之后,反倒是让她和杨天凡做了同桌。

樊利梅一边狠狠的写着字,一边心里不甘的想着要继续找机会教训唐小涵。

毕竟她才是杨天凡未过门的妻子,可是从小定的娃娃亲,她都没和杨天凡做过同桌呢,反倒是唐小涵这个穷鬼抢了先。

唐小涵家里的情况,黄河大队的人都比较了解,樊利梅听多了口舌,自然看不起唐小涵。

只是杨天凡一直对唐小涵不感冒,所以她还能忍受,结果今天两个人都摆一样的造型,她当然不能接受。

唐小涵也感受到了那如同激光一样的目光,却不以为意,虽然她也不知道目光的主人为什么这么盯着自己,却知道原主从来不惹事。

现在自己还没惹出事,这目光一直莫名其妙。

正在脑内风暴细数自己得罪了多少人的唐小涵可不知道,起始的原因是因为自己身边这个正在自怨自艾的美男子。

比起杨天凡,唐小涵表示自己更加关心那个莫名其妙出现的能力,她可不觉得自己刚刚才在心里诅咒了杨天凡的答案出错,就真的出错了。

卷发女孩蕾丝纱裙白嫩香肌优雅气质私房写真图片

所以她开始试验,看看到底是自己有真本事诅咒成功了,还是杨天凡这么完美的一个精英也会有粗心大意算错题的时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