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宁兄,我们之中怎么可能会有叛徒!你可别中了这魔族的离间之计!”夜星剑皱眉道。

沈凉石冷笑道:“叛徒之说,是宁神尊运用自己的大智慧发现的,可没人挑唆他。他还说叛徒就在你们四人之中。”

“什么?”乔烈顿时火了,怒笑道:“宁追锋,所以你喊我们过来,就是为了怀疑我们吗?这可真是奇了!你宁追锋有什么资格怀疑我们?”

月新钩也是冷冷一哼:“既然宁兄不信我们,又何必传音给我们?”

周离低沉道:“二位先不要急,我们还是听听宁兄怎么说吧!”

宁追锋感激的看了一眼周离,急忙解释道:“各位,宁某并非是胡乱猜疑。先前宁某刚刚以尊印之力给你们传音,这薛胤便知道了。若无人给他报信,他怎么可能会知道?”

月新钩冷笑道:“难道他就不能是猜的吗?”

宁追锋一愣,脸皮一僵,猜的?

这……好像也不是不可能啊!

难道真是自己太紧张,过于多疑了?

宁追锋还真的没有考虑过,这薛胤先前的话,是不是在猜测……

萧易见状,冷笑道:“如果真有叛徒,这叛徒便是你宁追锋无疑。”

神魂颠倒就是一瞬间

“胡说!”宁追锋大怒,“你凭什么污蔑宁某!”

萧易不屑道:“就凭这薛胤是在你宁神域出现的!他为何不在楚神域,不在沈神域,也不在月神域、夜神域之中出现?”

宁追锋咬牙道:“那是因为你万毒山的旧址,在我宁神域当中!”

萧易呵呵一笑:“万毒山旧址啊!这么多年了,你为何还要留着这块毒地呢?以你宁神尊的能力,净化一块毒地,也不是什么难事吧!而且,这么多年来,你宁家派出诸多神王和龙枪卫守卫在此,目的,就是怕别人发现此中阴谋吧?”

“你……你血口喷人!”宁追锋气得脸色涨红。

萧易冷笑道:“你可以说我是在血口喷人,但对我刚才的话,你倒是给个合理的解释啊,别只会喊血口喷人四个字。你不是挺能编吗?这回圆不上了?”

沈凉石低沉道:“萧易,这时候你便不要故意刺激他了。你我都亲眼目睹了宁雄霸被薛胤所杀的事实,这薛胤一直以宁雄霸的身份隐藏在宁神域,宁神尊也是受其蒙蔽,这点老夫是相信他的。宁神尊虽然自以为是,但绝不会是叛徒。”

萧易淡笑道:“沈老,我知道他不是叛徒,要不然他也不会派宁追阳去送死了。”

夜星剑等人眉头一挑:“什么,宁家主死了?”

众人的目光,俱都看向宁追锋。

萧易冷笑道:“宁追锋,你是愿意被怀疑成叛徒,还是承认新毒教是宁雄霸建立起来的,你自己选吧!”

夜星剑眯眼道:“宁兄,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?新毒教,当真与你宁家有关系?”

沈凉石沉声道:“事到如今,我等只有坦诚相见,才能洗清各自身上的疑点。宁追锋,该认的你就认了吧!”

宁追锋咬牙道:“好,这事我认了!新毒教的存在,我的确知道。但我并不知道那时我父亲是被此魔控制的!”

夜星剑、月新钩、乔烈、周离四人齐齐一怒,各自闪开,和宁追锋保持了一段距离。

“宁神尊还真是精通贼喊抓贼之道啊!若不是沈兄品行刚正,你知我等深信沈兄为人,要不然你还不会承认此事吧!”月新钩冷声道。

宁追锋哼声道:“此事,战后我自会给你们一个交代!但叛徒绝不是我!”

乔烈冷笑道:“说谎的人,又岂会只说一次谎!也许你捏出一个叛徒之说,便是为了离间我等,这样,诸尊不和,便无法联手御敌了!宁神尊,你好深的心计啊!”

宁追锋脸色怒到发白:“乔烈,你也是个蠢货!我若真是叛徒,何必喊你们过来,直接在你们毫无觉察的时候,和薛胤联手,将沈凉石、萧易、楚凌三人杀了不好吗?”

乔烈冷沉道:“哼,别以为聪明人只有你一个!你将我们喊来,是因为你有更大的野心!你是想要将我们一网打尽!这薛胤的自负,已将你的野心和阴谋败露了!”

“本……本尊真是要被你们蠢哭了!”宁追锋气得头大。

他万万没想到,绕来绕去,最后这叛徒的嫌疑,竟然绕到了他的身上来。

“谁是叛徒,动手的时候就能看出来了,其他不必多言!若让老夫知道谁是人族之中的叛徒,老夫必将其斩于剑下!”夜星剑低沉的说道,一身剑意,猛烈爆发!

下一刻,夜星剑身化为万丈巨剑,破空而去,斩向薛胤!

诸尊之中,他是最不喜欢废话的一个人。

出剑,是解决问题最直接的方式!

巨大的森白剑影,如同天河一般冲去。

磅礴之势,震荡十多万里空间!

“帝道剑,斩空!”

薛胤眼见天河一般的巨大剑影,凌厉碎空斩来,却只是不屑一笑。

“帝道九剑在独孤清的手中,确实厉害,可传承到了你的手里,却失了几分道威之气。这样的剑技,也妄想与本帝抗衡?”

不屑的笑声中,薛胤抬手轰出一道血光,血光轰去间,飞速暴涨,眨眼之间,便成了一道巨型血色掌印。

轰——

血色掌印和巨型剑影,当空轰撞一处,恐怖的震荡中,空间再次崩塌,那巨大的剑影也被震得倒飞而回。

“夜兄!”

“夜神尊!”

宁追锋、乔烈等人骇然惊震。

强如夜星剑,竟然被薛胤一掌轰退了!

这薛胤,果然是强得离谱!

“该死,一个魔族残存者,为何竟能如此之强?”乔烈咬牙道。

月新钩眯眼道:“魔族若是不强,当年人族的强者,又岂会尽数凋零。我等平日纵有私心,可今日无论如何也不能自顾自了,此魔不除,九天再无宁静之日!”

“诸位,一起出手吧,单打独斗,我们谁也不是他的对手,反而可能会被他逐个击破!”

“一起出手?那隐藏在我们之中的叛徒怎么办?”宁追锋急忙问道。

月新钩皱眉道:“顾不了那么多了!”

“月神尊说的对,一起出手吧!”周离眯眼道。

“好!”乔烈也应喝一声。

宁追锋虽然还是忧心,但众人俱都同意,他也只好低沉道:“好吧,那就一起出手!但别人可以不防,这萧易和楚凌二人,诸位还得多多当心他们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