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幕降临,星月黯淡,一片空地上,几堆火焰熊熊燃烧。

晚上,需要将已经收敛的士兵遗体焚烧火化,已经好几天过去了,必须得这么做了。

空地上,一众训练兵站在几个木架大火堆周围,沉默不语,火光照耀在许多训练兵悲伤的脸上,不时能听见一些人的哭泣。

盯着这些火堆,跳动的火焰似乎在雷恩的眼中燃烧了起来。

康尼蹲在地上,泪流不止,一向比较乐观的他这几天心情很不好,雷恩知道这个不到1米6的有些傻气的天真少年,其实是个很重感情的人,相比康尼,他倒是觉得自己有点麻木不仁。

雷恩看着一边握紧拳头身体发抖的让:“你决定了,要加入调查兵团?!”

握住一块飞溅出来的骨头,让用力朝空中挥了一拳,语气悲伤:“是啊,和你一样,我也准备去送死了,我不想让那个只剩骨灰的家伙失望了。”

不久前听到马可·博特死了,雷恩是很惊讶的,原本他是不知道这个人的,不过相处了三年,他对马可印象很深。

他有点不敢相信这么一个聪明能干的家伙竟然领了盒饭,在他看来,就是让宝挂了,马可也能活得好好的。

虽然对于不少人来说,雷恩是莽夫的形象,但也许是托了九年义务教育的福,雷恩的理论课成绩一直很好,而且有时候脑洞极大,真正能一直稳稳排在他前面的只有两个人,阿明和马可。

和阿明不同,马可的立体机动装置操作水平也不低,他死得很蹊跷,身上的立体机动装置没了,可惜情报太少,暂时也分析不出什么。

“我觉得,马可如果活着,他也会去调查兵团!”雷恩把手中酒瓶的盖拧开。

树下日光浴的白裙女孩

“哈?你怎么知道,他可是一直梦想着为王献出身子。”让的表情阴晴不定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马可来训练兵团的时候,梦想着为王献身,认为在王身边工作最光荣,因此以成为一名宪兵为目标。

雷恩伸手把酒递给让:“他是个明白事理的人,知道哪里需要他,如果他知道宪兵团是个什么鬼样子,他早就不会那么想了。”

诧异的接过雷恩手中的酒瓶,不知道他从哪弄来的,让也没多想,仰头拿起酒瓶给自己灌了一口,伸手擦了一下嘴角:“咳咳,说得你好像很了解宪兵团一样。”

“以前不敢说,现在是挺了解的。”

“哦?说说看,毕竟那曾是我的梦想,虽然我现在不打算去了。”

雷恩略有些惊讶,他环视一周,发现康尼、萨莎、阿尼、莱纳、阿明、三笠等人也看着他和让。

笑了笑,雷恩说道:“关于宪兵团,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一般加入宪兵团越久,立体机动装置用的越烂,不过宪兵团的人本来也用不上几次,也就无所谓了。”

语气顿了顿,雷恩露出个嘲讽的笑容:“宪兵团的待遇还是很不错的,记得刚去的时候听话些,多帮前辈们干点活。

不要多管闲事,也不要正义感爆膨,很多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了。前辈们捞点好处,可以一起去试试,不去也不要制止!

等到几年后,又来了些新兵,你就成前辈了,到时候把活交给新兵干,你就可以打牌喝酒,每天游手好闲享受生活了。

好了,大概就这么多了。”

众人皆是一愣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让宝有些懵逼,这和他想得有点不一样,他又不是傻,自然能听出其中的意味。没等让问什么,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:

“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?”

顺着声音,雷恩转头一看,瞧见了站在一旁显得没什么存在感的冰美人阿尼

他摊摊手:“某个花了十年时间,意识到自己是个人渣的宪兵说的。

这也不是什么秘密,如果你去了宪兵团,很快就知道了。”

大家闻言沉默了一会儿,雷恩的话虽然没说得太直接,不过只要不是太傻就能明白,让和阿尼他们自然能从中听出宪兵团有多**。

雷恩看着众人,严肃道:“我不想多说什么,我会加入调查兵团,但我不会劝你们也去!

相反,我要告诉你们,命是自己的!路也是自己选的!慎重考虑吧。”

他直接迈步,走到一旁的金发少女阿尼面前:“喂,就是说你呢,去了宪兵团记得别多管闲事。”

阿尼要去宪兵团,十分坚定,也没有要改变目标的意思,老实说雷恩不是很理解这是为什么,在他看来对方也不是多么向往内地的生活。

阿尼面无表情的看着雷恩:“你觉得我是那种正义感很强的人吗?”

雷恩耸耸肩,轻笑一声:“不觉得,我只是提醒你一下。

你不就对那种热血上头的笨蛋另眼相看吗?比如说艾伦。”

“比如说你。”

“也许以前你可以这么说,不过现在嘛,我的血有点冷了。”

盯着一脸平静的阿尼,雷恩有些好奇:“你知道吗?我不觉得你喜欢宪兵团,我认为你对去内地生活也没多大渴望。”

伸手抚顺了一下刘海,阿尼微笑着说:“像你这样的人,是不会理解一个弱女子的感受的。”

“呵呵,这话你还是去对差点没被你摔死的艾伦说吧,你问问他信不信?”

“反正打不过你。”

纯论格斗技巧,雷恩并不比阿尼强,之所以后来格斗课上又进行的几次较量中能打赢对方,靠得就是非人的身体素质。

如果是附加神圣斗气的话,他现在已经能把别人的脑袋捶爆,字面意思的那种。

雷恩摇摇头,他知道阿尼其实有些不服气,毕竟他是以力压人:“总之,祝你好运!”

“再见!”

阿尼没再说话,看着雷恩离开,目光闪动,离动手的时间不远了,也许以后都不会有什么交流的机会了。

她知道雷恩那个笨蛋一定会去调查兵团,对方偏偏很危险,她不能手下留情。

“抱歉。”

少女轻声呢喃了一句。

雷恩这时同样在想着壁外调查的事,和女巨人或者说智慧巨人的战斗非常危险,真要挨上一记重拳,说不定会被直接砸死。

进击的巨人能举起快到他脖子那么大的石头,力量可想而知,女巨人虽然比不得进巨力气大,可也不会弱到哪里去,神圣斗气流转到体表的那层膜,大概率是抗不住的,就算顶住了也得去半条命。

雷恩把左手掌上的绷带解下,上午审判艾伦时刺了自己一刀,自然要包扎一下。

看着已经结痂的伤口,雷恩用右手擦掉那层痂,露出了里面白嫩的皮肤,火光下雷恩的脸色阴晴不定。

不到8小时,差点刺穿手掌的伤口完痊愈了,连疤痕都几乎没有!

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骑士们受伤后确实恢复得比正常人快一些,但也不可能这么夸张。

至于阿克曼血统,似乎并没有自愈方面的能力,否则原本的情况中,三笠脸上就不会一直有道伤疤了。

很显然,当时满脑子中二想法的雷恩在骑士学院时没有好好上理论课。

据我的研究,神圣斗气并没有什么“神圣”之处,那只是教会强加的前缀。而斗气这种称呼也过于草率,骑士们用它来战斗,不代表他就是斗气,我个人称呼它为生命之气。根据对一些战死或老死骑士遗体的研究,骑士们的骨骼密度,肌肉强度,身体坚韧程度都超过常人一截。而活着的骑士,他们的力量、速度、反应力、抗击打能力、乃至嗅觉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,一些骑士还获得了夜视能力!最有趣的是,来自北方极寒之地的克林人骑士出现了返祖特征、准确来说是他们的抗寒能力也提高了一些。毫无疑问,教会说“神赐”的力量“无所不能”有点道理,生命之气释放了人体潜能、挖掘出了血脉中的力量,只要是经受过圣晶石池“洗礼”的人,哪怕不修炼呼吸法也会十分缓慢的变强。这种强化很面,甚至可能涉及到了虚无缥缈的灵魂也说不定。——皇家骑士学院副院长哈德里·瓦格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