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是什么盟的人?

灰衣老者留下最后一句遗言,便仓促的化为了灰灰。

那抹光晕,太不讲道理,都不知道给人家解释的时间,就掀了桌子。

过分了。

大地之上,无尽的岩浆滚滚,泛着气泡,冒着热气,蒸煮着这个世界,不过对于修仙者来说,这不过是小场面,并没有人在意。

所有人依旧沉浸在刚刚的那抹光晕之中。

太美了,太震撼了,让人沉迷其中。

就像阳光穿破黑夜,黎明悄悄划过天边。

那是怎样的一道光晕,以他们的境界根本看不出来,只感觉那束光已经超越了天地的范畴,好似他们无数人所追求的……道!

修仙,亦是修道。

道是什么?

古往今来,没有人能说清。

短发少女碎花群香肩蔷薇花间迷离眼神写真图片

然而现在,他们似乎看到了……

渐渐地,众人回过神来。

“赢……赢了!”

“这也太强了,如果不是黑衣老者变得那么巨大确实恐怖,我都会以为这两老头是演员。”

“两名混元大罗金仙啊,就这么没了?”

所有人都感到难以置信。

他们这方残破的世界,别说混元大罗金仙,就是圣人一共也才出了云淑一个。

对于混元大罗金仙的敬畏,自然是深入到骨子里去的。

然而,堂堂两名混元大罗金仙啊,就这么轻易的,毫无征兆的死在了自己的面前。

这种冲击,着实是震得他们头皮发麻,神魂皆颤。

太玄幻了,简直跟做梦一样。

青羊尊者吞咽了一口口水,难以置信道:“师……师尊,您,您,您这么强了?”

这是吃了什么玩意儿,才会如此逆天?

“不是我,是制作这个发簪的高人强大。”

云淑摇头,感受着发簪上消散的大道之力,深吸一口气,惊叹道:“你恐怕还不知道,这个发簪,不过是高人在打造法宝时所诞生的残次品罢了。”

“什么?!”

“嘶——”

所有人同时惊呼,感觉自己在听神话故事。

这太神异了,简直刷新了他们的认知,对强大的定义已然是突破了天际。

残次品就足以秒杀两名混元大罗金仙,那这位高人得多强,太震撼了,太无敌了。

那些城池中的小孩俱是一同握紧了拳头,眼中熠熠生辉。

这就是强者吗?

他们受到环境影响,对力量的渴求与崇拜达到了极致,总有一天,我会走出去,登临强者之巅!

见识见识,那广阔的天地!

“这便是我刚刚说的奇迹。”

云淑继续开口,接着道:“也是我幸运,获得高人的青睐,得大造化,才能救下你们,虽然如今我们还弱小,但是……好好修炼吧,此恩当永记!有机会定要舍身报答!”

所有人异口同声,眼神坚定,高声道:“尊云淑娘娘令!”

接下来,众人一同去了对方的老巢,那里已经不是人待的地方,完全就是炼狱。

无数的人与妖,被关在笼子里,彼此厮杀,吞噬,吃肉体,吞元神,又互相融合,惨不忍睹。

这种痛苦与疯狂,没有人能够承受,比之抽魂炼魄还要残忍百倍,因此……都已经疯了。

这些是他们世界的生灵,很多他们都认识,一时间深感悲凉与心寒。

云淑长叹一声,开口道:“杀了他们吧,给他们一个解脱。”

“到底是什么邪法,居然要如此。”

女娲不忍看下去,难以想象,这种残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世界,那是多么的让人绝望。

“师尊,据我了解的一点情况,这些人背后有一个大组织,专门猎捕着异兽,还有寻找着众多小世界。”

青羊尊者开口道:“想来都是为了这个邪法,绝对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。”

“猎捕异兽吗?”

女娲的神色微微一动,提到异兽,她就会想到高人的食谱,这已经成了一个职业条件反射。

高人给我们异兽食谱,难免会跟这个组织产生交集,这会是一种暗示吗?

接下来,云淑又交代了一些事情,便急忙跟女娲带上电视机,向着洪荒而去。

世界的恢复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高人的大婚在即,此事得靠边站。

云荒世界。

两道身影自混沌中踏步而来,一步就进入了其中,悬浮于虚空之上,一股股气息溢散而出,使得天道都生出了感应。

众多大能纷纷生出了感应,心头狂跳,接着又是一阵狂喜,好似寻到爹娘的孩子,急速赶来。

“父神,您要为我们做主啊!”

“我云荒进入多事之秋啊,太难了,危矣!”

瘦削老者黑袍飘飘,周身有着法则气息浩荡,一阵阵法则波纹如同孩子一般,环绕在其周身,看起来有着涟漪摆动。

沉着脸开口道:“怎么回事?把经过详细的给我说一遍!”

当即,众人从长生教主莫名生死,到女娲抓鱼,再到大黑登场,统统说了一遍。

“另一个世界吗?而且是残破的世界,却是有一条天道境界的狗栖息?”

瘦削老者冷冷一笑,抬手一抹,当即云荒世界的天道显化,他闭目融入天道,感受着大黑出手的场景。

入眼,当先看到的便是那个硕大的狗爪……

片刻后,他缓缓的睁开眼,皱眉不说话。

“如何?”随同的另一位老者开口问道。

“确实是一条天道境界的大黑狗,不过有一个问题。”

“什么问题?”

“此狗太肥硕了,我似乎并不是它的对手。”

另一位老者同样沉默下来,眼神开始急速闪动。

“如此强大的土狗异兽,实在颇为难得,我界盟自然得抓来!”

沙哑的声音从他的嘴里传出,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道:“继续联系界盟,为确保万无一失,抓紧时间,多多派些人手过来才是。”

他的舌头,居然是分叉的!

……

洪荒。

最近一片喜庆。

到处张灯结彩,欢腾雀跃,时不时有着飞鸟异兽出没,散发着彩色光辉,在各地展现祥瑞。

还有着彩云飘动,霞光万里,彩虹化为七彩拱桥,相连两地。

阳光正好,大海平静,灾害静默,一片祥和。

各处都忙得不可开交,但凡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都为了贺礼的事情而操碎了心,举全族之力精心准备。

只有四合院,一如既往的安宁。

小妲己和火凤在功德圣君殿做着婚前的准备工作,而作为男方,李念凡却不太好待在那里,只能先回四合院了。

他独自坐在藤椅之上,晃晃悠悠的摇摆着,不过显得有些心不在焉。

不知不觉,自己来洪荒世界已经七年了啊,都要结婚了。

而且对象还是两个如花似玉的女神,不对,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仙女。

细想起来,从带着系统降临开始,所有的人生轨迹跟自己规划的居然完全不同,偏差得十万八千里。

自己靠着聪明才智出谋划策,配合各类满级生活技能,居然结交了各类修仙者,更是一步步认识了众多传说中的仙人。

甚至,因为机缘巧合之下修炼了一种功法,开启了功德圣体,足以与神话中的各路大神把酒言欢。

如今想起来,当真是感到梦幻,这真是一个无比美好的穿越啊。

所遇到的也都是友善的人。

没有血海深仇,没有走到哪都被人鄙视,没有搏命的时刻,虽说没办法打怪升级,但是……这才是幸福啊。

稳稳的幸福。

“虽然说系统丢下自己跑了,但是不管怎么说,还是谢谢它带我来到了这个世界,至少……这些年来,我的生活,比前世幸福多了,更是见识到了很多精彩的风景,人生美满。”

李念凡呢喃自语,突然笑着摇摇头,“想想大多数穿越前辈,天天争斗不休,到处树敌,时刻亡命天涯,而拼搏到最后,可能连个女人都没有……”

图啥啊?

为了天下第一吗?一心向道?

悲催啊。

李念凡有些不寒而栗,还好我不是这种穿越。

如今甚至有两位美得冒泡的仙女等着过门,人生巅峰不外如是了,还需要图啥呢?

想想不久后的洞房花烛夜,真是让人激动和期待,流口水的那种,太幸福了。

不过……如果可以,还是得想办法修仙。

毕竟……

李念凡摸了摸自己的后腰,露出忧心忡忡之色。

身体的表现如果跟不上心里,那绝对是男人的至暗时刻,自己还怎么抬得起头来?

他看向小白,突然心头一动,开口道:“小白,我就要结婚了。”

小白开口道:“恭喜主人终于要告别处男之身了,落后百分之九十五的同龄人,可喜可贺。”

李念凡一头的黑线,“小白,你胆肥了啊,敢调侃我了。”

小白一本正经,“对不起主人,我并不是在取笑你,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,数据说话。”

“行了,我问你,如果夫妻之间,有一方那方面的体质跟不上,怎么办?”

李念凡脸色很平静,眼神正直,好似只是随口一问。

小白看着李念凡。

眼中的光芒不断的闪烁,似乎在分析,李念凡所说的那方面具体指哪方面。

最终道:“主人是担心自己能力过硬,女主人受不了吗?”

“咳咳,有这方面的考虑。”

“主人可以从药物和姿势方面入手,这是效果最为显著的两个办法,药物主内,姿势主外,科学表明,若是姿势得当,不仅感受不同,还可……”

“打住!这就别科普了。”

李念凡听得头皮发麻,连忙打断,再说下去,就得看图学习了。

等等。

姿势?

看图学习?

李念凡突然一愣,连忙跑进杂物室。

这里有一排书架,墙角还堆放着众多书籍,李念凡开始兵兵乓乓的翻找起来。

最终,在最底下,找到了一本薄薄的册子。

封面为白灰色,上面画着一位半露着肩膀的美丽少女。

书名叫做——《出入平安》。

非常正经的书名。

而这本书的内容没有文字,全都是插图,每一幅图都画得很细腻,动作栩栩如生。

记得当初,系统把这本书给李念凡时,就当场被李念凡封印在了书架最底层。

正经人谁还看小人书?

看是不可能看的,扔又舍不得扔,本来以为就这样了,被抛之脑后。

然而现今,居然得以重见天日。

李念凡缓缓的翻开,目光一眨不眨看着,好似在看武功秘籍,感觉这本书都在发着光。

神书,绝对的神书啊!

李念凡越看越入迷,受益匪浅。

此书博大精深,趁时间还来得及,我得刻苦钻研一番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