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种新材质做成的监控微型仪器,就算是机器人的外壳也很难感知到。

所以,它并不知道自己的动作全都落入了别人的眼里。

至于事务处里面的人是谁,息绣很快就得到了答案。

朵拉已经来上班了。

她打开了事务处的大门之前,看到了亮灯的办公室,问了负责守夜的机器人:“梅尔和莫法斯今天又这么早?”

朵拉有些疑惑,为何这阵子两个原本可以说是有些消极怠工的员工,突然变得这样勤快,说没有猫腻她肯定不信。

可她观察了很久,也暗中查了,都没发现哪里不对。

今天她是特意赶早来的,却没想到这俩更早。

负责守夜的机器人回答:“是的,梅尔工作很认真,莫法斯更是优秀员工。”

对于它来说,早上班,晚下班,还不用多支付薪水,不是优秀员工是什么?

事务处可从来没让员工来加班这种情况!

朵拉嘴角抽了抽,这个守夜的机器人一向不着调,这会大概是,讽刺?

萌妹纸嘉鱼的温暖午后时光

将门全部打开,朵拉来了息绣他们的休息室。

“夏莉,好久不见。”朵拉热情的和夏莉打了招呼。

夏莉也回了她一个拥抱,“去年见的,感觉就像在昨天一样。”

息绣和姜立安同时起身,和朵拉一起进入了事务处的办公室。

息绣从踏进这里,就在观察。

没有多余的布局,是联盟最常用的简洁风格。

梅尔和莫法斯正在等夏莉,两个人在看到夏莉后,面色的欢喜有些掩藏不住。

朵拉在进入大厅后,看了这两个人一眼,心中的怀疑更大了。

她打算好好调查一下这俩人的作息时间,是因为什么最近真的积极上班。

朵拉回了自己的办公室,开始调取监控和员工的信息。

而息绣和姜立安在夏莉都带领下,去了梅尔的办公室。

莫法斯跟在她们后面,也进了这里,梅尔没有让他离开。

这一切都不符合规定。

夏莉不知道梅尔打算做什么,息绣他们的任务她虽然知道,却有些不敢相信。

进了办公室后,梅尔一脸开心:“夏莉,怎么才过来,之前就让你们好快送材料,我好安排星舰和行程,却拖这么久。”

夏莉:“孩子们还没有决定好去哪里,所以耽误了。”

息绣装作不经意的扭头,发现莫法斯手指飞快的在做记录。

将她们的信息,记在了他的终端上。

他在这里工作了很久,不可能不熟悉科琳和苏湘渝。

莫法斯以为自己做得很自然,所以在将息绣三人的外貌特征录入终端后,就抬头,打算接过夏莉手中的纸质档案。

夏莉只抬头看了一下他,并没有把材料给他。

因为这不在他的业务范畴里。

莫法斯有些不自在的收回手,看了一眼梅尔,梅尔朝他使了个先别管的眼神。

夏莉不明白他们为何要用孩子们的信息,保育院的孩子们对他们有什么用处?

息绣目前也不清楚。

所以一直在看。

姜立安看到莫法斯的手,拧着眉在心里想着一件事,阿里维克曾经说过,霍维安人的终端和联盟的有些区别。

以莫法斯的年纪,他的终端印记不应该是这个花样。

息绣也瞥到了。

这个莫法斯不是真的!

朵拉他们之所以没发现,是因为他们的制服袖子很长,如果手不伸出来接东西的话,没人能够发现不同。

梅尔因为没有动,一直坐着,息绣看不到她的手腕,但是,梅尔应该也不是真的。

霍维安人将自己的人换了脸变成了梅尔和莫法斯,可为何不换终端,这样的话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
换终端的话,手腕的伤口也能很快愈合,不会留疤。

他们拿不到联盟的那个印记!

除非,将被换之人的手腕整个切下,才能以假乱真。

霍维安人的渗透应该还没那么深,所以只能让自己的人小心行事,尽量不要露马脚。

莫法斯之所以急着拿到这些数据,就是为了能尽快离开这里。

他和梅尔的任务才能完成,完成后,才有机会享受生活。

这些宁夔星保育院出来的孩子对霍维安有什么用,他们根本不关心,只关心任务结束后,可以拿到多少能源。

夏莉将备用的材料交给了梅尔,梅尔开心地说:“孩子们一定会有一个快乐的旅行体验。”

外出对于保育院的孩子来说,确实是最快乐的事。

他们平时除了学习就是训练,这是她们第一次踏出宁夔星系的范围,外面的世界有多美,她们已经在星网里看了无数遍。

夏莉不动声色的观察着梅尔,说了句:“到时候还得麻烦事务处的工作人员,多帮我看着这些崽子。”

梅尔弯了弯唇:“夏莉放心吧,朵拉处长虽然已经不外出了,可最近几年事务处来了好多新人,实力一个比一个强。”

息绣在她和夏莉说话的间隙,挪去了她的座位旁边,将一个十分微小的东西放在了她来上班时穿的衣服上。

用精神力查看了她的这个办公室,发现监控被人动了手脚。

有一份实时监控,还有一个特别的小东西放在了监控上,是已经录制好的监控视频。

梅尔给夏莉盖好了章,签了自己的名字,看起来业务熟练。

夏莉瞥了一眼她的签章,还是和以前有一点区别的。

梅尔的字写得极为花俏,字母和字母之间还会画上一朵小花花。

花的中间,梅尔会用另外一支笔点上几个花蕊。

可梅尔签完后没有点上小点。

夏莉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她。

这让梅尔很奇怪。

夏莉平时不会这么盯着人看。

“怎么了,程序已经完成,等会我就录入信息,一切保密。”说完梅尔还自认俏皮的眨了眨眼。

夏莉摇头:“没什么,就是觉得你能把自己的名字写得这样漂亮,肯定花了不少时间。”

梅尔的表情和真梅尔的一样,略有些天真的回了夏莉:“还好啦,上学的时候确实花了些时间。”

虽然是微笑脸,可她已经在心里吐槽无数遍了,“该死的宁夔星人,怎么没完没了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