寇晓阳和灰云三个对所谓八仙很感兴趣,于是便隐身在荷花的身旁。他们想要看荷花如何从一个普通的凡女成为神仙的,更想看看其他七仙是怎样的。四个人在何花所住的附近买了一栋院子,在长安城暂住了下来。

如今的长安经过大唐几代皇帝的治理,变得更加繁华了。店铺变多了,人变多了,好多人还是来自其他国家的,有的高鼻深目,有的有异色的头发与眼眸,有的皮肤像雪,有的皮肤像碳……

各色人种让长安仿佛一个小型联合国一样。

最近几个月长安更加热闹了。这是科举又要举行了,各地的举子都来到了长安,使得长安的人变多了。

何花的生意好了许多。好些有着喜庆意义的花儿被人争抢,使得何花每天能够早一个时辰回家,赚到的钱比以往每天都要多。这些钱给父母买药后还有好些剩余,让何花能买一些好的吃食给父母补身体。

然而,即便如此,父母的身体还是越来越差了。

半个月后,何家父母在同一个晚上于睡梦中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何花心中早就有了预料,虽然难过伤心,但并没有表现得太过,而是有条不紊地安排两位两人的后事。

因为这些年父母的药费问题,家中没有多余的钱给两位老人买棺材办理后事。何花只能够将自己精心饲养出来的两盆牡丹拿出去换钱。

拜武则天将牡丹贬到洛阳这一事件所赐,杜牧的名声传遍天下,贵族文人乃至寻常百姓都开始追捧牡丹。花的牡丹能够卖出天价。

何花种的两盆牡丹虽然不是姚黄魏紫这样的花中极品,却也是牡丹中的珍品。

其中一盆乃是墨魁,一盆是佛头青,玉珠含笑、富丽堂皇,很是吸引人。

清纯美女邻家姐姐气质空气感写真图片

何花带着两盆牡丹来到集市便吸引了许多人的视线。

这些人中大多是普通人家,知晓买不起这两盆牡丹,因此也只远远地欣赏着,没有上前询问价格。

后来陆续又富贵人家听到了消息,派了仆人来询问价格。

何花比较了一下这些人给的价格,选定了一户人家,决定与之交易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一伙人走了过来,将那些大户人家的仆人推开。

一个表情猥琐的纨绔男子走到了何花面前:“你这丫头长得不错,少爷我要了。来人,给她一些银子,将人给少爷带回府。”

纨绔男子的狗腿子们闻言上前就去抓何花。

何花分离挣扎:“我卖的是花,不自卖自身。”

纨绔男子嘿嘿地笑:“少爷想要买你,你不卖不行。”

“你还有没有王法?”何花愤怒地道。

“少爷我就是王法。知晓少爷是谁吗?”纨绔男子鼻子朝天,“少爷姓韦。”

听到这个姓氏,看热闹的人都不由退了一步。

韦这个姓氏代表什么?代表最受中宗皇帝宠爱的皇后娘娘韦氏。

得罪了跟皇帝一个姓的李家人还会有条活路,但得罪了韦家人,那可是一点儿活路都没有了。

虽然很同情这个卖花的小姑娘,但众人更加惜命,都不敢得罪这个纨绔男子。

何花孤注无依,眼看着就要被纨绔男子插手,寇晓阳都要忍不住暗中出手帮其一把的时候,救星到了。

“住手!朗朗乾坤,竟然当街掳掠良家女子!”随着声音,一个书生打扮的年轻男子分开人群走了过来。

男子五官俊朗,虽然做书生打扮,气质也甚是儒雅,但却不乏英气,背后除了背着一个书箱外,还背着一柄长剑。看来这是一个文武双全的人。

“你算老几?竟然敢管劳资的事儿。来人,给我打折了这家伙的手。”纨绔男子恶意满满地看着书生。

这时候来京城的书生都是为了参加科举来的。自己让手下打断这个人的手,看他还如何写字?还怎么参加科考?

哼!没有眼色的土包子,来京城也不打听打听本少爷的背景,竟然得罪本少爷!本少爷非给他一个让他难以忘记的教训不可!

纨绔男子想得好,哪里知晓自己手下的狗腿子根本就不是人家书生的对手。书生一人一脚,嫁给狗腿子给踢飞了。

纨绔男子明白了书生是个硬茬子,不敢再留下,放下狠话便带着狗腿子溜走了。’

哼,他打不过书生,但可以从其他方面来对付这个书生。

不是要参加科考吗?自己就从科考方面下手,让其考不上。

何花见纨绔男子跑走了,对帮了自己的书生感激万分。眼波流转,流露出少女对救命恩人的仰慕之情。

“公子,谢谢你出手帮小女子。”何花上前行礼。

“不用谢,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是我辈应做之事儿。”书生摆手笑道。

他看到何花的容貌,眼神中露出一抹欣赏之色。

两人郎才女貌站在一处养眼无比,看到的人都在心中暗赞这一对很是相配。

寇晓阳指着下方的俊男美女问苏青霓:“何花不是要成仙吗?这都有喜欢的男人了,还怎么成仙?”

苏青霓轻笑道:“那男人可不是普通人,他就是东华上仙的转世。”

“他就是东华上仙的转世?”寇晓阳惊讶,“难道这两人成了神仙还能够谈情?”

“当然不。神仙不能谈情,他们在成仙之前,肯定要摈弃男女之情。而且东华上仙有情劫,却不是应在何花身上。”

“那应在谁身上?”寇晓阳满脸八卦。

苏青霓盯着寇晓阳的脸,她发现寇晓阳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她的眼角泛起了一抹桃红。

这是桃花运?!

苏青霓又猛然看向书生的方向,发现书生的身上延伸出一根红线,牵扯到了寇晓阳的身上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什么?”寇晓阳问。

“没什么。”苏青霓将自己的发现咽了下去。

她清楚寇晓阳的性格,如果她将自己的发现说下去,寇晓阳说不得会做出一些适得其反的事情来,反而让她更加深陷这场情劫之中。

不如让寇晓阳什么都不知道,自己在一旁看着,免得她受到伤害。

ttshu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