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堂经理这番处置,在林涛看来,十分明智。

无论是来捣乱、敲诈,还是真的出了事,不管怎么样,不能让这一群凶神恶煞的家伙留在大堂里。

酒店大堂是什么地方?

是门面,来来往往,进进出出这么多人。

哪怕这群家伙什么也不做,也足够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。

只是这个纹着蝎子刺青的大哥傻吗?

“别想糊弄我,把我们骗去包厢,随便找个小领导就想应付我们?没门,找们能负责的领导来见我吧。”

大手一挥,这大哥大大咧咧的说着。

大堂经理脸都绿了:“们站在这里我们根本没法谈……”

“没法谈,那就是不想谈了?”

大哥冷笑着。

大堂经理连忙摇头,想要说些什么。

微甜爱笑的女孩夏日写真

但林涛却知道,说再多也是徒劳。

人家这摆明是来闹事的,秀才遇上兵,有理说不清,和一个流氓讲道理,有什么可讲的?

“怎么称呼?”

林涛轻咳一声,抢在大堂经理开口之前发话问道。

顿时,这两人齐齐一愣。

那脖子上纹着刺青的大哥还没开口,一旁一个黄毛小弟已经十分不满意的叫嚣道:“特么是谁啊?”

对啊,林涛是谁啊?

“警察吗?”

大哥审视着林涛,目光之中带着几分警惕之色。

看林涛这穿着,也不像是酒店管理层领导,倒更像是一个正义感爆棚的基层小警察。

可惜,林涛根本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反问道:“能带着的人,别妨碍酒店正常营业吗?”

“哎不是,瞎啊,哪只眼睛看到我们影响营业了?”

林涛这话,让黄毛顿时更加愤怒。

叫嚣着,看架势好似要扑上去暴打林涛一顿一样。

不过被大哥伸手拦住了。

“我叫曹振,小兄弟这是什么意思,见义勇为啊,我们来追求赔偿……”梗着脖子,带着几分笑意,大哥正准备喋喋不休发表长篇大论。

可惜林涛已经失去了耐心:“带着的人现在离开,能做到不?”

“……”

被林涛打断,大哥也不生气。

轻笑一声,低着头冒出一根香烟,肆无忌惮的点燃后,这才抬起头,正准备不急不缓的慢慢和林涛扯皮。

至于林涛是不是警察根本无所谓,他们也没做什么不是?

林涛是警察又能如何?

可问题在于,林涛根本就不是警察。

自然而然,某些时候也就无所顾忌了,就好像现在一样,快如闪电的右手伸出,一把直接扣住大哥的咽喉。

瞬间就让他那暗黄的皮肤,肿胀发红、泛紫。

“卧槽!”

这一下,一旁扮黑脸角色的小弟黄毛立马就炸了。

其他人更不用说,当着面,打他们的大哥,这是要干什么,上天啊?

不过动作最快的,还是距离最近的黄毛。

跳起来,一记窝心脚,直接踹向林涛的胸口。

动作矫健,身手灵敏。

只可惜,这种常年在街头打架中锻炼出来的丰富经验,在林涛眼中,根本就不值一提。

嘭!

一声巨响。

刚刚要如狼似虎扑上去的黄毛,紧跟着就好像被急速前行的大卡车迎面撞上,整个人带着巨大的动能,一路砸翻了身后好几个同伴后,这才堪堪止住倒飞的势能,跌落在地,脸色苍白的口吐鲜血。

“嘶~~~”

这一幕,顿时吓坏了一众整天逞凶斗恶小混混。

他们也就顶多见过一脚把人踹的半天缓不过劲的打手,哪里见过林涛这么夸张?

动作快到怎么动手都没看到不说,直接让黄毛倒飞出去,还砸了个人仰马翻。

这是什么战斗力?

“……找……死!”

此时此刻,被林涛死死扣住脖子的大哥,虽然没看到黄毛凄惨的模样。

但林涛这面对自己一众五十多号人的狂妄架势,先是对自己动手,紧跟着对自己手下动手,着实把大哥快给气坏了。

哪怕呼吸已经很艰难,但骨子里面好勇斗狠的个性,不仅没有让他害怕,反而一脸狰狞与暴虐的威胁林涛。

“在威胁我?”

眼帘微挑。

不等这大哥开口,林涛再一次出手了。

松开其咽喉,右手宛如闪电一般再次划出。

嘎巴!

刺耳的声响中,刚刚缓过气来的大哥顿时仰起脖子,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“啊~~~”

看着那扭曲变形,无力耷拉的胳膊。

没有人知道大哥的痛苦,但大哥很快就怂了。

在林涛再一次扣住其咽喉之后,整个人浑身一个激灵,另一条手臂疯狂拍击着前台,口中艰难道:“我认输,我认输,我们走。”

“呵呵!”

林涛对此,直接送给他一个不屑的冷笑。

什么好勇斗狠,说到底都是色内厉荏,真要是那么勇敢,去真正战场上走一遭试试看。

“带他们走,别影响正常营业。”

转过头低声对大堂经理吩咐一句。

没有来得及享受大堂经理的感谢,林涛径直调头离开,快步像酒店大堂一角的沙发方向走去。

在哪里,申辉正在剧目眺望。

看到林涛来了之后,还满面关切道:“林先生,那边发生了什么……”

“和我走一趟。”

“走?”

林涛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:“谈谈酒店股权收购的问题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申辉脸上表情僵住,大脑也有些反应不过来了。

这是什么节奏?

林涛是什么人?

他可是详细调查过,虽然林涛具体身份已经背景不是很清楚,但至少知道林涛从来不是一个好脾气的家伙,怎么这么快就认怂了。

难道是那群地痞流氓起了作用,把林涛给搞害怕了?

可刚才虽然没看到,却明明听到地痞流氓老大发出了瘆人的惨叫,这一切……

“林先生?”

“不谈是吗?”

咬了咬牙,脸色变幻。

申辉脸上升腾起虚假的笑容:“谈,怎么能不谈,只要林先生真心诚意……”

“那就别废话,和我来吧。”

招了招手,林涛直接伸手示意申辉跟自己来。

申辉见状,也毫不发憷。

就这样,两人一前一后,跟着前面那群浩浩荡荡的地痞流氓大部队,来到了酒店二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