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先生们,稍安勿躁,我当然知道《抱银线鼠的女人》是波兰国宝,绝不可能被拿来交换,那只是一个比喻而已,用不着这么生气!“

叶天伸出双手向下压了一下,微笑着说道。

说这番话时,他的表情相当轻松,并没有半分紧张的模样,显然没把对方的愤怒当回事!

对面几名波兰人相继坐了下来,但每个人依旧怒气冲冲的,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。

“开个玩笑,大家不要介意!现在说说我的想法吧,之前我不是要求5亿美元吗,这价格没得商量,但支付方式可以稍作调整。

我要求必须支付2亿美元现金,这是硬性条件,其余3亿美元差额,可以用价值相等的古董艺术品代替,这种变通可以接受吧?“

这才是真正的条件,叶天开始露出獠牙!

“2亿美元现金!可以!这条件我们可以接受,现在说说你想要那些顶级古董艺术品,用来替代剩余3亿美元!“

托雷斯基公爵咬着后槽牙说道,面色极其难看!

“大家都知道,我是一名中国人,热爱自己国家的古董艺术品,我看上的,正是你们博物馆的那些中国古董艺术品。

对于托雷斯基博物馆而言,你们更看重西方艺术作品,中国古董艺术品只是点缀而已,你们想必不会舍不得吧?

如果同意,那咱们就可以继续往下谈;如果不愿意,那非常遗憾,你们就只能上拍卖会,去跟来自世界的顶级富豪们厮杀了!“

羽绒的浮现感

叶天神态自若地轻笑着说道,非常自信。

他笃定波兰人会接受这个条件,这是他们唯一收回《年轻男子肖像》的机会,怎么可能放弃!

托雷斯基博物馆有不少来自中国的顶级古董艺术品,但死老外又有几个懂得欣赏,很多宝贝都常年放在库房里接灰!

既然如此,哥们岂能放过这个洗劫的机会,那些宝贝应该换换主人了!

托雷斯基公爵的脸色好看了一些,怒火也在逐渐退却!

相比拉斐尔的名画,那些美丽的中国古董艺术品在他眼中确实不怎么重要,没什么舍不得的!

“斯蒂文,这条件我能接受,用中国古董艺术品抵剩余的3亿美元,说说你都看上那些古董艺术品了,希望你信守承诺,价值对等!“

这就好谈了!

叶天轻声笑了笑,随即开始罗列早已拟定的目标。

“公爵先生,尽管放心,众所周知,我从来都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,只要是我亲口所说的话,绝对没有不认的道理!

咱们先从古董瓷器说起,你们博物馆有一对中国北宋钧窑梅瓶,我很喜欢,还有一个南宋龙泉窑玉壶春瓶,我也非常中意!

此外,还有明代宣德青花大盘、一对宣德青花压手杯,单只的成化斗彩高士杯,这几件瓷器也包括在内。

再说书画作品,北宋米芾的《洞庭山水图》、宋徽宗赵佶的两幅书法作品,元代王蒙的《东山隐居图》,明代仇英的工笔画册,基本就这些!“

托雷斯基公爵彻底傻了,双眼瞪的溜圆,死死地盯着叶天,眼珠子都快惊爆了!

那位托雷斯基博物馆副馆长也是一样的表情,满眼的疯狂!

其余人还好,表情相对比较正常,那是因为他们不了解叶天所说这些中国古董艺术品的价值!

如果知道,恐怕早就疯狂惊呼起来了!

过了大约半分钟,托雷斯基公爵方才清醒过来。

紧接着,他立刻吸溜着冷气、咬着后槽牙说道:

“斯蒂文,你不应该去做职业寻宝人,而应该去当一名强盗,那才是最适合你的职业,你的要求简直太疯狂了!

你这是打算把我们博物馆的最顶级中国古董艺术品席卷一空啊!你所说的这些,哪一件不是千万美元的顶级古董艺术品?“

“哇哦!居然都是千万美元级别的宝贝,太夸张了!”

会议室内响起一片惊呼声,大家被托雷斯基公爵这番话吓了一跳,更被叶天巨大的胃口吓得够呛。

“没错,这些中国传统瓷器和书画都是顶级古董艺术品,我不否认这点,如果达不到这个级别,我也不可能看得上眼!

它们的价格的确都在千万美元以上,但相比拉斐尔的《年轻男子肖像》,那就相差很远了!所有东西相加起来,价值差不多对等吧!

这就是我的条件,怎么样,愿意交换吗?如果同意,那这无疑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,你们很快就能拿到那幅拉斐尔名画!“

波兰人能怎么办,只能接受这种结果!谁让他们碰上一个如此强硬、而且难缠至极的对手呢!

“好吧!斯蒂文,我们接受你的条件!“

托雷斯基公爵苦笑着说道,一脸肉疼的表情。

“那太棒了!成交!“

叶天欢呼了一声,随即和对方握了一下手,正式达成了协议。

“成交!你是我见过最贪婪的混蛋!更是个可恶的强盗!“

握手的同时,托雷斯基公爵没好气地笑骂了几句。

“哈哈哈,作为生意伙伴,你似乎不应该如此诋毁我的名誉,有失风度啊!好在我这人心胸宽广,并不在乎这些!

在这里,我要恭喜你,公爵先生,也要恭喜所有波兰人民,你们即将迎回遗失了大半个世纪的国宝,可喜可贺!“

叶天大笑着说道,得意至极!

“赶紧算了吧!我们这是送上门来被你这混蛋疯狂洗劫,简直倒霉透顶了!好在我们也有所收获,并没有白跑一趟!

稍后我就会通知波兰的博物馆工作人员,让他们把那些中国古董艺术品尽快运抵纽约,与你这贪婪的混蛋进行交易。

至于那2亿美元,我们博物馆和波兰政府各承担一半,随时可以转账支付,当然,只能在拿到拉斐尔的《年轻男子肖像》那一时刻“

托雷斯基公爵翻着白眼说道,脸色已经没有刚才那么难看了!

对他而言,此行最大的目的,就是拿回那幅拉斐尔名画。

只要能达成这个目的,付出2亿美元现金和那些中国顶级古董艺术品,也并非不能接受!

“好的!相信用不了几天,你就会看到那幅拉斐尔的《年轻男子肖像》!“

叶天点了点头,轻笑着说道,

接下来,双方就交易细节又协商探讨了一番,气氛比之前友好了很多。

四点左右,这些波兰人起身告辞,在杰森的带领下,离开了会议室。

就在他们刚刚走出会议室、大门关闭的瞬间,房间里立刻响起一个兴奋至极的欢呼声!

“太棒了!彻底搞定,可以重返波士顿,大发横财了!“